欢迎光临
一起学习心理学
        找回密码

保尔·布罗卡:布罗卡区的发现说明了什么-今日足球竞猜

保尔·布罗卡

paul broca

生于1824年,出生地:法国,吉伦特河,圣·富瓦·拉·格朗。

卒于1880年,逝世地:法国,巴黎。

毕业于巴黎大学。

核心思想
保尔·布罗卡对心理学的影响力十分巨大,以至于大脑的一个分区就是以他姓氏命名的,即布罗卡区,该区位于额叶,属于优势大脑半球,主要负责言语生成。(绝大多数人都惯用右手,因此绝大多数人的优势脑都在左半球,这也就意味着,绝大多数人的布罗卡区都位于左半球。)

论及布罗卡与这个脑区的渊源,要从他做外科医生的时期开始介绍。彼时,他遇到了一名来院治疗长达二十多年的病患。这名患者的听觉理解能力完好无缺——别人跟他说话,他完全能够听懂。但是他却只能够说出一个简单的音节。布罗卡检查了病患的舌头、音带和喉,很快就推断出对方在生理层面上并无缺陷。不久之后,病患去世,布罗卡对其进行尸检,发现其左脑额叶存在一大块损伤区域。布罗卡之前的大胆设想在这一时刻终于得到了验证:大脑该区域的损伤将对言语生成的能力产生特定性影响,但是此损伤对于言语理解的能力则丝毫没有影响。

早期的理论家曾经尝试提出过所谓“大脑功能定位”的理念,也就是说大脑的特定区域与特定的心智功能直接相关联。可惜,或许由于这些人是理论家而不是科学家,所以,上述观点在当时的科学领域并未获得太多的认同。但是,布罗卡的发现却促使他在科研之路上再进一步——他又分析了十多名病患的脑部,发现了相似的损伤。最终,他为大脑功能定位理论提供了具体的、系统的、实证的证据,并且为后续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布罗卡最初的那位病人所患的疾病,目前被称作“失语症”,泛指在言语方面的缺陷。具体而言,最初这名病患的疾病叫作“表达性失语症”,亦被称作“布罗卡氏失语症”。对于这名病人而言,整体的语言能力并未丧失,所以他仍然能够理解别人对他说的话,但是他说话的能力却大幅度受损,原因就在于额叶部分所受到的损伤。在布罗卡做出这一结论的十年之后,科学家又发现,另一块相近的大脑区域主要负责言语理解,并且以其发现者——德国神经学家卡尔·韦尼克(carl wernicke)命名。如果这一区域受损,那么,罹患失语症的病人虽然能够流利地说话,但是他们说出的话却无法构成完整的意义,而且他们也无法理解别人所说的话语。这种情况被称作“感觉性失语症”,它现在更常用的一个名字叫作“韦尼克氏失语症”。

在大脑的结构与特定的能力、行为之间发现了确切存在的相关关系,这在科学史上可以说是具有重要影响的大事。科学家终于发现:大脑并非一个完全同质的结构,而是存在不同的区域,分别存在不同的特征。时至今日,绝大多数的脑科学研究,本质上仍然是以此发现为基础。

重要影响
布罗卡的发现作为一个重要的基础,促使后续无数的科学研究去探查大脑与不同的情绪、心理特征之间的关系,从更广义而言,即为探查行为特征背后的生理决定因素。该领域的研究时至今日仍然在科学界占有一席之地,其中还包括很多非常成熟的项目,譬如人类基因图谱等。布罗卡的发现还催生出了体质人类学的一个关键领域,即对大脑进行测量,并研究其发现。

于我而言
布罗卡的研究成果与大脑功能定位理论,有的时候,更多的是与“坏消息”联系在一起的,与“好消息”相去甚远。不妨举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,大脑肿瘤。几乎可以说,大脑肿瘤有无数的症状——记忆减退、味幻觉、丧失平衡、视觉改变、呕吐、肌肉无力等——它们能够影响感觉、行为和情绪,进而改变整体的人格。对于大脑肿瘤,不存在标准的症状表现,这对于早期的诊断十分不利,因为医生很可能对于病患因大脑肿瘤而产生的症状置之不理。(同时,某些人或许大脑完好无损,却被误诊为罹患大脑肿瘤,这种情况也可能存在。)

大脑损伤同样会迅速产生千差万别的后果——大脑受到损伤的区域如果存在差异,由此产生的后果就会大为不同。就这一点而言,最著名的个案,就是一名铁路建筑工人,名字是菲尼斯·盖奇(phineas gage)。他的事迹早于布罗卡的发现达13年之久。1848年,盖奇在工作时惨遭令人毛骨悚然的重伤,一根铁棍穿过他的左侧面颊,贯通了整个颅骨,最后从头顶穿出。盖奇奇迹般地存活下来,甚至身体最终亦完全康复,但是他的人格却永远地发生了改变。当然,对于盖奇人格的改变,人们并不是没有心理准备,只不过,这些改变远远地超出了因身体受伤而导致情感创伤的范畴。在事故发生之前,盖奇是一名高产的工人,为人“井井有条”,但在受伤之后,他的行动变得难以预测,根本没有能力去制定计划或者按照计划行事。曾经温良恭谨的一个人,如今却暴躁不已,时常破口大骂。他变得不再有耐心,整个人非常固执,无法跟他人共事。头脑所受到的损伤,最终完全改变了他的人格。

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“外国口音综合征”,该病一般是由于大脑受伤引发的,甚至还有严重的偏头痛诱发“外国口音综合征”的案例。患者一般会开始使用极不寻常的方式说话,而且其声音高低和抑扬顿挫的方式也会显著改变。并不是说患者会使用和某外语一模一样的口音讲话,而是他的声音机理发生了大幅变化。研究表明,病因一方面来源于控制机械运动的小脑受损,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下颌与舌头之间不相协调,导致患者讲话的方式与之前相比完全不同。

文章名称:《保尔·布罗卡:布罗卡区的发现说明了什么》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yuexinli.com/580.html
声明:本站文章均由用户转载收集于网络,足球竞猜平台的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仅供个人学习交流。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[email protected] ,站长将于第一时间删除。
分享到: ()

悦心理网-心理学入门学习网站